《经济观察报》记者宋迪10月17日,十三届**人大二十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的决定》,该决定将于2021年6月1日正式实施。修订内容包括加强对专利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促进专利实施和应用,完善专利授权制度。

这是我国专利法第四次修改,也是前三次修改时间间隔长的一次。前三次修正间隔8年,第四次修正间隔12年。第四次修订历时6年,从2014年准备全面修订开始。

“以前,间隔8年只是巧合。如果法律不能满足现实需要,就需要及时修改。这次修改时间长,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包括需要符合立法程序的要求,需要协调论证各方面的意见和重大问题。”**知识产权法司有关负责人10月19日在**知识产权局相关培训会上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这位负责人参加了专利法及其实施细则历次修订。在这次培训会上,她详细讲解了专利法第四次修改的过程、思路和主要内容。

2010年,专利法第三次修改两年后,国务院开展了“双打击”(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专项行动。据条法司负责人介绍,“双打”专项行动发现,知识产权保护制度仍需进一步完善。在此基础上,对专利法进行了特别修改。

在专项修改完成前,2014年**人大常委会对专利法实施效果进行了检查,发现专利法实施中存在一些问题。因此,将“特别修正案”改为第四次“全面修正案”。

执法检查中发现了哪些问题?可以概括为“专利质量水平较低,侵权行为时有发生,专利申请能力不足,专利公开和市场服务能力不强”。此外,专利侵权还存在专利侵权率高、专利保护期长、专利侵权率高、专利侵权率低等问题,有必要签订相关**条约,为发明人和设计人员获取专利提供更多便利。

“目前,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大规模、大规模的专利侵权行为逐渐增多。此外,我国的专利申请和授权数量很大,但有些专利技术还没有转化和实施,特别是在大学和科研机构。因为它们不是直接的市场参与者,许多好的技术正在“沉睡”并造成巨大的浪费。法律事务部有关负责人说:“这种情况需要改变,这样专利技术才能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2014年下半年,专利法第四次全面修订工作启动。审议通过草案于次年7月提交国务院,2018年12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2018年至2020年期间,**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通过,2020年10月通过。

“专利法的修订背景很大。2008年,**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实施。在实施过程中,党中央、国务院对知识产权工作作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该部门负责人表示,十八大、十八届三四中全会、十九届三四中全会,都有明确要求。

2015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新形势下知识产权强国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法律赔偿限额;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的意见》产权保护制度和依法保护产权提出“探索建立专利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是对严重恶意侵权行为实施惩罚性赔偿,侵权人应当承担权利人停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在2019年两办发布的《关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中,再次强调要“加快专利领域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出台,并对侵权行为的处罚力度加大,并对侵权行为的保护力度加大力度,并对侵权行为进行处罚,并对侵权行为进行处罚,并对侵权行为进行处罚,并对侵权行为进行处罚,并对侵权行为进行处罚,并对侵权行为进行赔偿,并对侵权版权,并大幅增加侵权赔偿的法定赔偿限额,加大损害赔偿力度。”

近年来,根据实践需要,修改了许多知识产权法律。商标法修正案于2019年4月审议通过,增加惩罚性赔偿倍数;当天审议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惩罚性赔偿,进一步加强商业秘密保护;5月28日通过的《民法典》,2020年规定了知识产权客体和惩罚性赔偿。此外,著作权法和反垄断法的修订也在进行中。

据文章法部门负责人介绍,专利法的修订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坚持问题定位,立足国情和创新主体的实际需要,进一步维护专利权人合法权益,加大对专利侵权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二是完善鼓励发明创造的机制和制度,加强专利转化服务,三是完善专利授权制度,进一步促进申请人的发展,为国内企业“走出去”创造良好的环境。

惩罚性赔偿制度是专利法修改的重要内容。据条法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惩罚性赔偿金按照“填平原则”乘以倍数。此前,由**知识产权局推动的专利法“特别修正案”提出引入这一概念。当时,建议的倍数是1-3倍。”但后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过程中,有人认为,侵权人要付出惨重代价,三次是不够的。”。专利法修改决定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额,根据权利人因侵权而遭受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而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专利许可费的倍数合理确定。情节严重的,可以按照上述办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

如果只能认定侵权行为,但根据现行专利法难以确定赔偿金额,可以适用法定赔偿。根据专利法规定,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专利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种类、侵权的性质和情节,决定赔偿3万元以上500万元以下。

据条法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国务院初次提交**人大常委会的草案中规定的法定赔偿数额在10万至500万之间。但在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有意见认为既有生产环节,也有销售环节。部分销售环节的侵权主体可能规模有限,10万元的下限过高。对各方意见进行总结,形成3万元的下限。专利法修正案进一步完善了赔偿证明规则,规定:为了确定赔偿数额,权利人尽力提供与侵权有关的帐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帐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有关的帐簿、资料,人民法院可以参照债权人提出的诉讼请求和证据,确定赔偿数额。“有时,确认赔偿金额的帐簿等信息掌握在侵权人手中,权利人很难获得。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权利人已经尽力,但仍然无法获得相关信息,法院将根据修改后的专利法要求侵权人提供相关信息。条法司有关负责人介绍说,如果侵权人无法提供,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诉讼请求来确定赔偿金额。

此外,在保护专利权人合法权益方面,专利法还延长了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期,增加了专利期限补偿制度,增加了药品专利纠纷的早期解决程序,完善了专利行政保护制度,明确了诚实信用原则和禁止滥用权利的原则。

修改后的《专利法》规定,职务发明创造申请专利的权利属于本单位,经批准后,该单位为专利权人。单位可以依法处分其专利申请权和职务发明创造专利权,促进有关发明创造的实施和应用。据条法司司长介绍,这次修改的主要目的是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不仅要搞发明创造,还要把专利技术转化为真正的生产力。”《专利法》明确,单位可以依法处分职务发明创造的权利和专利权,如将部分收益权转让给研究人员在征集意见的过程中,企业希望专利权仍由自己享有,因为企业是市场竞争的主体。该部门负责人表示,其实,专利法的条文主要是针对科研院所,帮助科研院所降低专利转化和实施过程中的风险。

为了促进专利的更好实施和利用,专利法修正案引入了专利公开许可制度,其中规定,专利权人自愿向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书面声明愿意许可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实施其专利,并规定了许可费的支付方式和标准的,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应当宣布情况并开放许可证。

该部门负责人进一步解释说,事实上,**知识产权局提供了一个公开平台发布相关信息,需要使用该专利的人在缴纳一定费用后即可使用。”事实上,许多专利权人并没有精力逐一谈论专利授权问题。那些想实施专利技术的人是大海捞针。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平台降低交易成本,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同时,修改后的专利法还要求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加强专利信息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完整、准确、及时地发布专利信息,提供专利基础数据。”专利信息的公共服务是专利申请和使用的基础。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负责人表示,这部专利法还明确规定,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有向社会提供专利基础数据的义务,公众可以对基础数据进行进一步处理,形成特定领域的专业数据。”。

此外,在专利审查和授权方面,专利法还进行了多项修改,包括增加对地方外观设计的保护,增加了新颖性宽限期的申请,增加了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国内优先权制度,优化了优先权请求程序。